案例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MPA» 案例中心

小村庙 大繁荣

作者:   来源:  发布日期: 2016-11-11 浏览次数:

一)案例主体

小村庙 大繁荣[①]

摘要:本案例从公共治理的视角,通过对村庙金仙观六十多年来的荣辱兴衰与跌宕起伏之历史的追溯,描述了与金仙观发展有关的国家力量、农村基层组织、自治组织和公民个体等多种主体之间的相互关系及其转变过程,展示了金仙观的治理困境以及实现善治的过程。本案例适合《公共管理》、《非营利组织管理》和《政治学》等课程,尤其适合关于公共治理、政府与自治组织的关系、治理与统治、社区善治创新等内容的教学中使用。

关键词:公共治理;善治;村庙;自愿组织;案例研究

 

  1.引言

村庙[],又称社庙、村社、祠庙。村庙是传统村落中民间信仰的承载者,也是村落重要的文化共同体,在聚合群众利益、反映群众诉求,以及降低农村社区治理中的人际消耗、缓释社会冲突等方面具有独特的作用。中国传统民间信仰历史悠久,村庙林立。旧时就有北方 “村村有寺庙,家家供香火”,南方“村村皆有庙,无庙不成村”的说法。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政权强势介入农村社会和民间生活,民间信仰被归结为“封建迷信”,大量村庙被拆除或改为他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民间信仰发展的政策环境不断宽松,农民的精神文化需求不断扩大并呈多元化发展态势。尤其是广大乡村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中给农民生活和心理造成的种种“不适”,使民间信仰得以迅速复兴,使村庙得以恢复和重建,并日益蓬勃发展。但良好的社会大环境只提供了村庙繁荣的可能性,微观层面上村庙能否健康有序发展,涉及到社会生活诸多层面,是农村社会生活众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村庙金仙观的发展,固然与大时代同步,其衰落、复苏、繁荣,无不被时代所规定和影响;但金仙观在新世纪以来的蓬勃兴旺,却是其微观层面诸多社会因素协同作用的结果。

2.小村庙 大发展

陕西关中,这个“自古帝王都”的地方,又被亲切地称为“中国的院子”。 所谓中国传统文化,它的主流与衍生,它的绵延框架和细节,多在关中形成。这里有完备的安魂安心的村庙系统。历史上的关中农村,不只是“村村皆有庙”,而且是“村村三五庙”,或娘娘、或关帝、或社神、或祖先、或牛王马王,不一而足。金仙观便是这千万村庙中的普通一员。

2.1概况

    金仙观地处陕西省关中平原中部,位于咸阳市武功县武功镇聂村[]西南角的土塬上,见图1、图2所示,西望杨凌,北接宝鸡扶风,东依武功。金仙观所在的聂村及其周围村落是典型的乡村地区,该地农民收入在陕西省居于中游。2012年,咸阳、宝鸡和杨凌示范区的农民人均纯收入为8500元,2013年武功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为9335元。和一般村庙类似,金仙观信仰是儒、释、道相结合的“弥散性(Diffused)”的民间信仰。金仙观的主神是聂云霄,据传是聂村汉明帝时期的人。她被演绎成《封神演义》中的“云霄”在千年后的转世,是一位混合了宗族祖先、村庄英雄和救世菩萨的神灵[]

 

图1 金仙观区位图

资料来源:根据卫星地图绘制

 

图2 金仙观及附近村落、村庙图

资料来源:根据卫星地图绘制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新世纪以来,金仙信仰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群众热情高涨积极参与金仙观庙会,庙里的经济收入连年猛增,影响日益广泛。聂村周边几十公里内,也有许多在民国时期甚至更早就被相关县区的《地方志》列入的较大村庙,比如杨凌建子沟村的恩义寺、姜嫄村的姜嫄祠、武功稷山村的上阁寺、华山村的关帝庙、扶风县韩家垚村的中关山、刘家村的西关山等。它们在解放前和改革开放初期的发展规模和繁荣程度,都要比聂村金仙观大得多。但时至今日,金仙观的发展却远远领先于其他庙宇,它由原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村落小庙宇发展成为方圆几十里的 “第一个庙宇”,“收入大的很”[],由原来名不见经传,发展成2001年新版《武功县志》中唯一被记载的村庙,金仙信仰的传说也被载入县志。

2.2庙会

金仙观在每年的正月十五、六月十九和十月初五(指农历时间,下同)分别举办三次大型庙会,每次持续三天,逛会的人数皆都超过万人。这三大庙会再加上正月初一的“灯笼会”,每年至少有五万人逛会。除此之外,金仙观在每月有初一、十五的“上香”、初八、二十三的“合堂”等小型庙会。每次“上香”都会来两三百人左右。此外,金仙观还有二月初三的文昌会、九月十九的观世音菩萨出家日等小型庙会活动。而周边几十公里内的各类村庙,基本上每年只有一次大的庙会。少数村庙的参加者可达万人,大多数村庙赶会人数是一两千人,其影响范围也小。这些村庙在初一、十五“上香”只有一二十个人,大都没有“合堂”活动。

金仙观庙会活动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每年三大会上,周边各村的锣鼓队、秧歌队都会前来助兴,方圆几十里的数万群众赶来参会。这些人主要来自咸阳地区的武功、乾县,宝鸡地区的扶风、眉县,杨凌示范区,西安地区的周至等。除了以上地区,金仙观的影响范围还在不断扩大。三大庙会时,金仙观还邀请知名秦腔剧团前来演出三天四夜,年费用将近十万元;而附近的庙会由于规模小、资金不足,只能花几千元请一场戏,或者只花几百元请自乐班简单地娱乐一下,有的甚至连自乐班都请不起,只能通过喇叭播放一些戏曲。

表1 金仙观庙会一览表

庙会时间(农历)

庙会主题

正月初一

神祗同过会,“灯笼会”

正月初九

玉皇大帝过会

正月十一

圣母会

正月十五

救世菩萨祭祖大会

二月初二

总土地神过会

二月初三

文昌帝君过会

二月十九

观世音菩萨圣诞

二月廿一

普贤菩萨圣诞

四月初一

灵山老母过会

四月初四

文殊菩萨圣诞

六月十九

观世音菩萨成道日,救世菩萨成仙成道日

七月三十

地藏王菩萨圣诞

八月十五

大王会

九月十九

观世音菩萨出家日

九月三十

药王神过会

十月初五

救世菩萨普渡众生开舟会

资料来源:根据金仙观庙会安排公示牌整理

2.3信仰圈

如中国世俗的熟人社会那样,金仙观围绕聂村,也形成了特定的信仰圈,参见图1、图2。聂村是金仙观主神聂云霄的出生地,老百姓称其为菩萨爷的娘家,金仙观是聂云霄的家庙;父母兄嫂坟茔在武功镇营西村;其舅家在武功县游风镇;聂云霄学艺在凤翔灵山,师傅是佛道双修的灵山老母;她修炼地在扶风西观山,治病救人采药的地方在眉县莲花山,村民们将云霄看作《封神榜》三霄中的三妹[]大姐碧霄和二姐琼霄修炼的地方分别在东观山和中观山;聂云霄的前世是火星娘娘,松林村有供奉火星娘娘的祈子庙,杨凌李家村的烨光殿供奉着云霄的二姐碧霄,扶风县席家村的王家庙供奉着云霄的大姐琼霄;周至县南聂村被说成是武功聂村人在汉明帝时遇难出逃的地方,它也有娘娘庙,自然敬拜的是聂云霄;另外,聂村周边方圆几十里内的其他村落的娘娘庙,也被认为与金仙观具有某种“亲戚”关系。不仅如此,还有许多分布在周边村落,由虔诚的金仙观弟子(解放后不同历史时期在金仙观立香的人)建立的金仙观分堂,它们视“金仙观”为“老家”。以上这些村庙,构成了金仙信仰的社交网络。

“风起于青萍之末, 浪成于微澜之间”, 促成金仙观今日繁荣的青萍之风和微澜之浪从哪而起呢?

3.青萍微澜 :1947——不能忘却的历史

建筑是活的历史,石碑是不朽的记忆。唯一能说明金仙观早期历史的,是一块在观内保存至今的清朝嘉庆十五年(1810年)所立石碑上的碑记——“重修白衣菩萨庙碑记”。此记让我们清楚知晓金仙观始建于明代,清嘉庆年间重修一次。但查阅明代和民国时期的《武功县志》,均无金仙观的相关记载。这说明它当年即使存在,其影响和规模也很小。到1947年,金仙观只剩下破旧不堪的一间小殿,也没有独立的庙会。聂村每年只有一次五神庙会(五神庙位于聂村中央)。每当庙会时,人们把位于村外金仙观中的聂云霄等神灵抬到五神庙。但历史总会有某个重要时刻被人们所铭记。1947年,便是金仙观历史上至关重要的一年,是注定被所有聂村及周边村落的人们记住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金仙观最重要的典籍《金仙传》问世,随之开启了轰轰烈烈的庙殿重建。金仙观迎来了短暂的繁荣。

3.1 《金仙传》横空出世

1947年的端午节,聂村一伙妇女去庙里上香,其中有一字不识的50多岁村妇别彩云(见图3)。她们在庙中上香之际,别彩云突然晕倒在地。谁也没想到,就是她这轻轻一摔,金仙观的历史自此改观。

被众人救醒后,她让人请一位读书人来拿笔记录。别氏发神言:“吾当非妖非魔、非鬼非怪,吾是救世金仙菩萨……”,《金仙传》自此诞生。在现存的《金仙传》序言中,记下了当年的情形:

“今岁端阳日,仙鸾临坛,借口传话,村人代笔约三时许已有数千余言,字字惊心、句句觉世,读之不但仙之出处踪迹可以了然于心目,既普及众生之大慈大悲心肠亦溢于言外。”[]

别彩云就成了菩萨踩的“角马”[]。正是因为她所口传的“金仙传”,生动再现了聂云霄的生平事迹,人们原本不清楚的聂云霄也因之完整地呈现出来,聂村人的信仰从此有了根基。但因为别彩云是女身,虽然她后来还伐了几次神,为重修金仙观催功,但听的人少,信的人更少,功催不起来。

 

图3 别彩云照片

资源来源:由别彩云的儿媳妇提供,2013年,聂村

3.2 开肠破肚,警醒村人

聂村人崔官娃,是个老实人,全村人都爱这个人。三十岁左右,1947年腊月的一天早晨,他忽然神神道道、疯疯颠颠地在家自己用剃头刀子将肚子割了个长口子,他妈慌忙跑到门外去叫人。等人们赶到,官娃已经把肠子撂的到处都是,墙上挂的,树上挂的。人们问怎么回事,他说不清楚,嘴里乱喊自己是庙里的鹿仙,在庙里是个看庙神,给做个惊讶,说再不遵守的话,这就是个娃样子。到下午官娃人就死啦。自此,聂村人开始发慌。

3.3 耿大出马,催功建庙

聂村人耿志强(耿大),见图4,上过一两年学,识几个字,因拉壮丁当过很短时间的国民党的兵,后因腿病回家。当崔官娃出事的时候,在村子担任保丁、时年33岁的他,也跑去看,回来时摔倒不省人事,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大喊大叫、又闹又笑,直奔聂村东五里营西村的“五里冢”,说这几个土冢是他父母和哥嫂的坟,当时村人谁也不知道这是坟,而耿的父母还健在呢。只听耿说:“吾是救世金仙菩萨,传了金仙传,你们好好看看就知道了”。村人才知道是菩萨借口传言,从此信服。村中的财东家、“大人物”崔鸿俊、耿铭兴领头,倡导给聂金仙重修庙殿。一时间村人群起响应,开始动工起建。耿志强后又不断伐土神、聪儿、老母等角马传话,继续催功修庙。当时耿天天晚上传话时跟过庙会一样,人很多,男女老少都去。到解放前,共传了四十八篇文或书,其内容多是教化劝善,有逆子虐母、亲娘害儿、妯娌不和、贤孝有善得福、居官行德得报等。

 

图4 耿志强照片

资料来源:照片由耿志强儿子提供,2014年,聂村

 

图5 1948年群众重修金仙观时合影

资料来源:由金仙观庙管会提供(2013年)

当时人们建庙热情很高,周围80余村民众自发来干活,见图5。还有二十四个“工头经理”(图5照片中坡下的24人),“人多的很”,和大工地一样。在建庙过程中,形成了传至今日的“八社体制”,即金仙观由“八社建”、“八社管”。“八社”指此时重建金仙观的八个自然村,金仙观主要由这些村的人捐资捐物捐盖起来。八社以聂村为中心,坐落在聂村西、南、北三个方位。


友情链接

全国mpa教育指导委员会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研究生学院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文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