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MPA» 案例中心

法门寺文化产业开发之殇

作者:   来源:  发布日期: 2017-09-28 浏览次数:

案例正文

法门寺文化产业开发之殇

引言

中共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指出:“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在我国五千多年文明发展历程中,各族人民紧密团结、自强不息,共同创造出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为中华民族发展壮大提供了强大精神力量,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当代中国进入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和深化改革开放、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攻坚时期,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加强国家重大文化和自然遗产地、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建设,抓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成为当下摆在一些政府部门亟待解决的问题。文化产业的开发在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有着非常积极的影响。我国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大国,拥有非常丰富的文化资源。随着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如何对本地文化资源优势进行开发,利用文化产业的发展带动经济发展成为各级政府在发挥公共职能时需要关注的问题。在诸多的历史文化资源开发中,陕西省宝鸡市法门寺景区的开发尤为引人注意。

 

摘要:政府作为公共事业管理的主体,其公共管理职能在引导文化产业开发的过程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何正确处理政府、企业、文化遗产以及城市发展之间的关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文化产业的开发能否成功。同时文化产业中,一种开发模式的推广是否科学合理在文化产业开发中影响甚大。作为一个典型案例,本案例以法门寺过去近十年的开发为背景,探讨法门寺景区大开发的起因、经过和结果,以及其背后政府、企业、公众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曲江模式;政府职能;宗教文化产业;公众利益

 

1 千年古刹法门寺

法门寺文化景区依托千年古刹法门寺而建,位于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法门镇,有“关中塔庙始祖”之称。1987年法门寺地宫的发现,震惊了全世界。宝鸡法门寺地宫中出土了释迦牟尼佛指骨舍利,法门寺因此而声名鹊起,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千年古刹。

        1.1 历史源远流长的法门寺

法门寺历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寺始建于东汉末期桓帝到灵帝年间,至今大约有1700多年历史。北魏、北周以前称作“阿育王寺”,隋文帝杨坚时改称“成实道场”,唐高祖李渊时期改名为现名“法门寺”。法门寺曾因北周武帝灭佛而沉沦衰落,又因隋文帝杨坚崇佛而东山再起。唐朝一代法门寺在其发展的各个方面达到了顶峰。法门寺以“瑰琳宫二十四院闻名天下”,僧众达到两千余人,香火鼎盛。在唐代200多年间,先后有高宗、武后、中宗、肃宗、德宗、宪宗、懿宗 和僖宗八位皇帝六迎二送供养佛指舍利。因而法门寺被誉为皇家寺庙,因安置释迦牟尼佛指骨舍利而成为举国仰望的佛教圣地。

得益于强大的政治、经济、文化实力,唐朝时期每次迎送舍利声势浩大,朝野轰动,皇帝顶礼膜拜,等级之高,绝无仅有。所谓迎请佛骨,就是每隔三十年把珍藏在塔基下地宫中的佛骨迎入长安城皇宫瞻仰。最盛大的莫过于唐懿宗时期的迎送佛骨,这一次迎请佛骨的准备期长达两年,当时从长安称到法门寺两百多里间,车马昼夜不绝,沿途都有饮食供应,叫做“无碍檀施”;迎请佛骨的仪仗车马由甲胄鲜明,刀杖齐全的皇家御林军导引,文武大臣护卫,名僧和尚拥奉,旌旗蔽日,鼓乐鼎沸,沿途站满虔诚膜拜的善男信女。长安城内各街用绸缎结扎各种彩楼。懿宗皇帝也亲御巡福门城楼迎拜顶礼,百官士众则沿街礼拜迎候。佛骨先迎请到皇宫内供奉三天,再迎送到京城寺院轮流供养。文武百官和豪族巨富都争施金帛,四方百姓扶老携幼前来瞻仰,甚至有断臂截指以示虔诚。唐僖宗李儇最后一次送还佛骨时,按照佛教仪轨,将佛指舍利及数千件稀世珍宝一同封入塔下地宫,用唐密曼荼罗结坛供养。伴随着唐王朝的衰落和灭亡,这次迎骨请佛骨之后成为最有一次。自此以后法门寺地宫关闭,与世隔绝1113年之久。

五代十国期间割据关中地区的李茂贞数次对法门寺进行了全面维修,延续着法门寺的繁荣。宋代的法门寺虽不可与唐时的繁荣昌盛同日而语,但仍承袭了唐代作为皇家寺院的气势。北宋末年的皇帝宋徽宗赵佶曾为法门寺题写“皇帝佛国”的寺额。金元之际有诗人称赞它“三级风檐压鲁地,九盘轮相壮秦川”,法门寺此时仍是关中名刹。明清以后法门寺逐渐走向衰落,明万历年间百姓曾集资重建倒毁的寺塔。民国时朱子桥先生主持下对其进行了晚明以来最大规模的修建,建国以后法门寺进行了比较好的保护。

1.2 法门寺的资源和优势

佛教文化在唐朝曾盛极一时,围绕着法门寺也曾发生了不少历史故事。唐宪宗时期曾欲迎奉法门寺佛骨,遭到了了笃信并主张儒学的刑部侍郎韩愈的激烈反对,韩愈言辞激烈写了《论佛骨表》上书皇帝。宪宗皇帝见表勃然大怒要杀韩愈,在宰相的劝说之下才将韩愈贬谪为潮州刺史。韩愈从中央副部长降级为市长以后写下了著名的《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其中“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诗句至今仍广为流传。唐代后期,到了唐武宗时期他崇信道教,深恶佛教,会昌年间又因讨伐泽潞,财政急需大量钱财,在道士赵归真的鼓动和重臣李德裕的支持下,于会昌五年 (845)四月,下令清查天下寺院及僧侣人数。五月,又命令长安、洛阳左右街各留二寺,每寺僧各三十人。天下诸郡各留一寺,寺分三等,上寺二十人,中寺十人,下寺五人。八月,令天下诸寺限期拆毁;括天下寺四千六百余所,兰若(私立的僧居)四万所。拆下来的寺院材料用来修缮政府廨驿,金银佛像上交国库,铁像用来铸造农器,铜像及钟、磬用来铸钱。没收寺产良田数千万顷,奴婢十五万人。僧尼迫令还俗者共二十六万零五百人,释放供寺院役使的良人五十万以上。政府从废佛运动中得到大量财物、土地和纳税户。在灭佛同时,大秦景教穆护、祆教僧皆令还俗,寺亦撤毁。这是一次寺院地主和世俗地主矛盾的总爆发,佛教遭到的打击是严重的,佛教徒称之为“会昌法难”。武宗当时要求销毁佛骨,当时一些胆大虔诚的僧人准备了几件佛指骨舍利的影骨(仿制品),用以搪塞君命,而把释迦牟尼佛真身指骨秘藏起来使其免遭毁坏。第二年武宗死,宣宗即位,又下令复兴佛教。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些激进的红卫兵曾经打算挖地开塔,寺庙里的良卿法师点火自焚以示抗议,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古刹下的珍宝。

法门寺唐代地宫于1987年发现,是世界上发现时代最久远、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佛塔地宫。地宫所保存的大批文物,不仅等级高,品种多,有的甚至完好如初。佛骨舍利、鎏金仙人驾鹤纹壶门座茶罗子、蕾纽摩羯纹三足架银盐台等大量珍贵文物的出土,法门寺地宫文物所显示的各个方面代表了有唐一代经济、文化、政治、外交、宗教等各个方面的巅峰。这些珍贵文物研究唐代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多种学科提供了实物证据,对中国文化史和世界文化史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法门寺拥有悠久的历史传承,在佛教徒中崇高的地位,加上地宫被发掘以后出土的震惊世界的文物,使得它成为了具备很高开发潜力的文化产业资源。法门寺距离西安距离并不远,而且与茂陵、乾陵能够形成一条旅游线,开发潜力高、价值大。

2 曲江模式与法门寺开发

2003年11,宝鸡市成立了法门旅游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专门负责法门寺景区的开发工作。2007年3月,根据陕西省委省政府统一部署,由曲江新区管委会组建了法门寺开发建设团队,成立了新的陕西法门寺景区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法门寺集团),宝鸡市人民政府一起负责项目开发建设。项目总规划面积9平方公里,分为东区佛文化展示区与西区综合服务区,整体区域规划依托佛文化资源和地域文化资源为发展基础,是陕西省委、省政府强力推出的十大文化旅游工程。

2.1 曲江模式的形成

陕西省政府之所以选择曲江文投与宝鸡市政府合作开发法门寺,重要原因之一是因为曲江模式在西安的一系列比较成功的文化产业开发。2002年,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段先念上任之后,曲江新区的发展速度明显加快。段先念在收回违规土地的同时,并不急于出让,而是首先开发富有文化价值的商业项目,2003年大雁塔广场应运而生。随后,大唐芙蓉园、大唐不夜城、唐城墙遗址公园、曲江池遗址公园、寒窑遗址公园等相继开建。这一方法显然好过单一的土地出让,因为随着景点和商圈的建设,曲江新区环境得到了改善,人气被带动起来,土地价值也显著提升了。段先念这种以城市运营为手段,超前规划建设体系完备、功能完善、具有国际水准的城市基础设施框架,促进了城市资源的扩张和价值提升。同时依托人文、区位优势,建构一批内涵丰富、影响巨大、示范性强、市场前景广阔的文化旅游项目,促进城市资源价值再提升。曲江新区整合优质文化资源,积极拓展文化产业门类,形成相互依托的文化产业体系,缔造出强势品牌。这种“文化+旅游+城市”的文化产业模式,在西安地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据《陕西日报》的报道,2007年8月11日,文化部命名曲江新区为“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曲江新区的开发因而作为一种模式历史文化资源丰富的陕西省得以快速推广。

2.2 法门寺开发的曲江模式

2003年由于宝鸡市政府没有充足的资金实力,融资能力也很有限,所以景区工程的开发一直贴近于停滞不前的阶段。从曲江文投介入法门寺景区的开发开始,法门寺景区就不可避免的打上了曲江系的烙印。事实上陕西省牵头将曲江系引入法门寺也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宝鸡市并未有运作管理景区经验十足的文化产业公司,曲江系在西安的成功使得陕西省以及宝鸡市在开发法门寺景区时更倾向于选择曲江。可以说如果没有大雁塔北广场、大唐芙蓉园、大唐不夜城贞观文化广场、曲江池遗址公园、寒窑遗址公园等景区在曲江模式下的成功开发,陕西省以及宝鸡市两级政府未必会在建设法门寺景区主动引入曲江系。

2009年7月15日,时任陕西省副省长的姚引良主持召开法门寺文化景区开发建设协调领导小组扩大会议。《关于进一步加快法门寺景区开发建设有关问题会议纪要》指出,会议将“曲江文投”垫付的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资金一部分转为股本金,“提高其在陕西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确立其第一大股东地位。”此次会议为标志开始,曲江系逐渐主导了法门寺景区运作。曲江新区坚持“文化立区,旅游兴区”理念的发展思路在法门寺贯彻开来。同时,法门寺景区从2003年宝鸡市政府对其进行开发时就打上了深深的政府烙印,而后在陕西省政府的强力推动下进入一个飞速发展期。2006年10月1日,时任陕西省代省长的袁纯清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开发有关问题。这次高规格的会议奠定了陕西省高层介入法门寺开发的格局。根据《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问题会议纪要》的内容,这次会议特别提到法门寺佛指舍利。会议上设立了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领导小组,组长由陕西省一名高层担任。会议成立了法门寺文化景区管理委员会。会议称,“合十舍利塔是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的核心项目,由政府和有关企业出资兴建,资产不属于法门寺,合十舍利塔项目建成后,交由法门寺文化景区管理委员会统一管理。”会议决定以宝鸡市法门旅游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为基础,由宝鸡市、陕西延长石油集团、陕西有色金属集团、陕西煤业集团和西安曲江新区出资组成建设公司,作为法门寺文化景区的开发建设主体。景区开发建设由陕西省财政补助1亿元,宝鸡市出资1亿元(含前期已投入的资金)。会议指出,上述三大能源公司和曲江新区从项目收益中收回投资,“陕西省财政和宝鸡市的出资作为资本金,不参与利益分配。”

2006年10月16日上午的《法门寺文化景区开发建设协调领导小组会议纪要》提出,征地拆迁工作,合十舍利塔、佛光大道和广场所需征用的土地,由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协调。根据2006年陕西省政府第86次专题会议纪要,宝鸡市政府向陕西省财政厅申请财政拨款1亿,加快法门寺景区的建设进度。2007年4月16日,景区开发建设主体陕西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有限公司成立。

2009年5月9日上午举行“佛教圣地法门寺合十舍利塔落成暨佛指舍利安奉大典。据《西安晚报》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司马义·铁力瓦尔地,全国人大常委会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马启智,陕西省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赵乐际,陕西省政协主席马中平等出席合十舍利塔落成大典。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省长袁纯清,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法门寺住持学诚法师,中日佛教友好使者、日本临济宗妙心寺派则竹秀南管长致辞。合十舍利塔落成大典由陕西省副省长、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协调领导小组组长姚引良主持。”安奉大典由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中国佛教协会和佛教圣地法门寺陕西省组委会共同主办,将遵照佛教规制,通过恭迎、供养、安奉一系列隆重庄严的活动,将释迦牟尼真身指骨舍利永久性供奉在合十舍利塔地宫。法门寺景区主体建设基本完成后,时任陕西省长袁纯清在致辞中指出,合十舍利塔的落成,是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的成功开篇之作,我们将以构建千载佛家圣地、万世人文经典为目标,继续完善景区建设,精心打造世界级佛文化交流平台和旅游览胜的重要目的地。景区将使所有前来瞻礼和观光的人们,都能领略文化的魅力,获得身心的愉悦,祈福美好的愿想,从而在我国和谐社会建设和世界文化交流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这次大典结束标志着曲江系完成了对法门寺的初步开发以及对其管理运营的确立。

3 法门寺景区各种矛盾分析

    从曲江系主导法门寺景区建设开始到曲江系退出法门寺的运营,法门寺一直处在矛盾重重之中。曲江系主导法门寺景区的先期工程完成后,景区对于游客的吸引力是值得肯定的,官方给出的统计是景区人数不断增加。伴随着景区建设而来的是票价的上涨,门票也由最初的28元一张涨价为旺季120元一张,淡季90元一张。当曲江文投雄心勃勃想要将法门寺景区进行大刀阔斧开发的同时,一连串的问题也接踵而来。

3.1 宗教文化与商业开发之间的矛盾

法门寺景区作为商业开发的景区,并非宗教活动场所。但陕西省2009年7月15日的《关于进一步加快法门寺景区开发建设有关问题会议纪要》称,“景区门票收入按照宗教场所门票收入界定,予以免税……景区管委会会商宗教部门,研究支持、鼓励法门寺院适当增加僧人的措施,营造有利于经营的景区宗教文化氛围。”这从一开始就预示景区管理系统不可避免的要跟在此修行的僧人发生矛盾。

法门寺景区合十舍利塔台湾著名建筑设计大师李祖原策划设计,呈双手合十状,塔高一百四十八米,相当于五十层楼高,中间有安放佛指舍利的宝塔型建筑,舍利塔前面有一条长达一千五百米的“佛光大道”,两旁用花岗石雕刻巨大的佛像。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景区跟古刹并非在一个区域,合十舍利塔是在原寺庙的外围处重新规划的景区,甚至可以说景区和寺庙区实质上是两个独立的单位。

随着开发的不断进展,法门寺僧人对于景区以及管委会的不满也不断发酵,主要集中在了舍利以及香火收入两个方面。

舍利的安置问题是引起法门寺僧人僧众不满的第一个主要原因。

法门寺没有开发成景区之前,释迦牟尼的指骨舍利是安放在寺庙之内的。由于法门寺出土的佛指舍利先后赴泰国、香港、韩国、台湾地区展出,均产生了轰动效应,加上凤凰卫视、亚洲卫视、大公报、文汇报等海内外各大媒体进行宣传,慕名远道而来的僧人以及香客甚多。景区合十舍利塔建成以后将佛指舍利从寺院迁到了塔内供奉,僧人朝拜舍利子需要从寺庙区走到景区。在一些僧人看来景区的这种行为是对佛教文化的一种不尊重,舍利子作为佛教徒供奉的圣物从寺庙区迁到景区使得僧人们在情感上比较难以接受。曲江模式带来的喧闹的景区环境使得僧人不断流失,因为一些僧人认为这种商业化的运作打扰了本应该属于清修之地的法门寺。笔者在进行调研问起寺庙人数有何增减时,一位修行的法师告诉笔者僧人确有减少,至于具体人数他也不是很清楚。问道法门寺人数减少是否与景区建设有关时,法师含蓄的表示景区建设的确使法门寺变得比以前喧闹,至于那些修行的僧人是否因此而离开这个他也不好随意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据一些报纸报道,法门寺的僧众流失高达数十人。同时法门寺地宫出土的佛教圣物,佛指舍利被景区占据,放置于合十舍利塔用以招徕游客赚钱,这对很多慕名而来的法师和僧人都是一种屈辱和打击。因此有法师说除非有重要法事活动,他们基本上不会到景区去。在他们看来景区这做法无疑是在利用舍利子的噱头来借机敛财,这是对佛教宗教文化的一种不尊重。

香火收入则是寺庙和景区的另外一个矛盾之处。门票从28元涨到120元让很多附近的香客望而却步,寺庙的香火收入必然会因此而减少。在法门寺景区气势恢宏的佛光大道两旁,由外及内坐落着各式的罗汉、菩萨像,多达十余座,每一座圣象前面放置一长达两米的巨型香炉和大功德箱。法门寺景区建设刻意模仿宗教场所,设置大量香案、功德箱,前来游览的客人,很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香火钱投入功德箱,这些钱财成为景区的收入的一部分。僧人认为景区在合十舍利塔建成以后,用大巴车直接将游客从车站带到景区门口,不少香客将功德钱投入了景区的功德箱,这无疑是变相减少了寺庙的香火钱。因而2009年3月20日,就在法门寺文化景区紧张施工的时候,法门寺贴出公告称“由于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有限公司在有关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强行在法门寺山门口砌围墙,设门卖高额门票,连寺院内部用车出入通道也要封闭”,因此决定从当天下午一时开始“关闭山门进行依法抵抗”。之后,法门寺僧侣还一齐涌出山门,合力推倒正在施工中的围墙。这件事情在当时引起不小轰动,吸引数家报纸媒体进行报道。后来景区的建设虽然在有关主管部门的协调之下比较顺利的进行,但是笔者在寺庙区问起僧人这件事时他们不是表示不满就是顾左右而言他。尽管法门寺景区现在已经交给了宝鸡市政府,景区管理系统跟寺庙僧人之间的矛盾短期之内并不会轻易消解,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3.2 景区开发与附近民众的矛盾

法门寺景区的开发带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同时也跟周边几个村子之间产生了不少的矛盾,主要也是体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是因为土地征用造成的矛盾。在现今的社会大环境下,但凡牵涉到土地的征用必然会引起或大或小的矛盾,法门寺景区也不例外。按照官方给出的数据法门寺佛文化景区占地1300亩,因此在修建合十舍利塔等建筑期间从临近村子征用土地不可避免。客观来说对于土地被征用的人家来说无论征地补偿款是否能够达到他们预期的数额,至少他们获得了一定程度的经济赔偿,能够让他们在面对景区开发时采用一种相对温和的情绪面对这件事情。对于其他处于景区边缘的村民来说,他们对于景区建设的评价更显示了普通民众的无奈。附近有村民说景区开发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意义并不大,毕竟他们并没有从景区开发中获得实际利益或者太大的损失。他们不能接受的是法门寺景区的给临近的两个村子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因为景区的开发将两个村子原有的道路占据,这直接导致了两个村子走亲访友需要绕行约三四千米的距离。一位村民表示孩子走亲访友不便,遇到邻村有人红事白事还需要乘坐公交过去,而且不能通过身份证之类的证件穿过景区到达邻村。他们觉得景区有责任也有义务改变因为景区修建给他们生活带来的不方便埋单,实际情况是景区什么也没做。也有一部分人在看到景区大幅度提高门票价格后而对自己获取的赔偿金数额不满。

其次就是景区与附近村民的利益矛盾。法门寺景区建设之前一些村民是持积极态度的,因为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自身的区位优势可以转变成更大的经济效益。曲江没有介入管理前村民已经能够通过自身的一些区位优势通过给游客提供服务如香、餐饮等来获得经济收入,他们想到是景区建设完成以后吸引的大量人流量必然会使得经济效益增加。曲江的目标是将景区建成一个可以媲美秦始皇兵马俑的模范景区,无论是出于商人逐利的本性还是出于对景区规范化经营的目的,对周边的小摊小贩进行取缔势在必行。期望与现实的巨大反差引起村民们的不满,在附近村民看来景区的建成他们作为当地人也有权利从中享受到经济效益,大家应该利益均沾。曲江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是仗着自己的官方背景和强势地位对其经济利益的剥夺。一位在景区工作的人员告诉笔者,之前因为矛盾爆发附近村民和景区管理人员曾爆发殴斗。这种实质性的冲突无疑加剧了景区和当地居民之间的矛盾,普通游客在和当地居民进行交流时必然很难听到关于景区的正面评价。由于曲江的官方背景,当地居民对记者之类的人都讳莫如深,不愿和这些人谈起景区。笔者调研遇到的长者就告诉笔者千万不要讲调研视频送到电视台,否则会招来麻烦。

3.3 景区自身建设的矛盾

曲江模式的内涵就是:“文化+旅游+城市”的文化产业模式。到2012年时西安市的国民生产总值(GDP)为4369.37亿,这一年宝鸡市的国民生产总值则是1409.87亿。西安市的国民生产总值要比宝鸡市市的三倍还要略多一点点。曲江特质文化内核是古老纯正、发育完善的根派文化,是以唐为主的盛世文化,是实现非物质文化社会价值最大化、商业价值最大化,曲江文化外向表征为重大文化工程、产业集群链条及其所形成的重大城市文化景观。可以说没有西安市在经济实力、消费实力、基础建设以及其他各类景区的集聚效应,曲江的理念能否在西安取得成功,然后以一种模式对外进行推广还是个未知数。

相比于西安这个现代化的都市扶风只是宝鸡市一个小县城,这就是意味着这个模式在法门寺景区进行推广的时候本身就有着先天的不足。相比于西安市诸多的盛唐文化遗留,法门寺显得形单影只。而曲江模式三要素中的关键一项城市在法门寺景区几乎没有得到体现,这也是景区最遭人诟病的地方。作为一个小县城法门寺没有西安市区众多的商圈以及人流量,也不具备西安同一水平的公共基础设施。就拿最简单的到达法门寺景区来说,众多的游客需要先从西安或者其他地方进行转行。同样的去参观西安的景区,游客有火车、飞机等各种交通工具可供选择。笔者实地调研后发现法门寺景区所在的法门镇缺乏配套的生活设施,在提供物质生活方面能力有限。文化产业开发的重要功能是服务于大众,法门寺在提供优质的服务方面实力有限。尽管曲江在景区设置了一部分的餐饮以及其他服务设施,但是其选择性较小,加上旺季巨大的人流量使得这些东西无异于杯水车薪。同时出于整洁市容以及卫生等诸多方面的考虑,景区外围禁止摆摊经营各种摊点。笔者调研时得知在景区外缘的门面餐馆一碗普通的陕西面食都要卖到20元,可以想象景区内部的物价绝对不是一个能让顾客欣然接受的价值。附近有村民表示在旅游旺季因为人多而导致部分游客未能享受到合适的服务,因而法门寺景区在陕西省旅游局的投诉榜单上名列前茅。更重要的是法门寺景区的建设投资巨大,短期内收益效果并不明显。为了增加收入而来引发的诸如劝捐、黑导游盛行等在其他一些地区也曾曝光的事情层出不穷,这也使得景区的名声遭到了不少的破坏。

法门寺所在的宝鸡市扶风县既没有西安庞大的经济规模和消费潜力,交通便捷度方面也远远落后于西安。曲江模式的开创者段先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法门寺我们出32个亿,周边的土地也没升值,原因是什么?远离城市。法门寺不错,文化资源也不错,我们来旅游可以,但是你让我们住在这,把家搬到这,不可能。”可见曲江在法门寺景区实现土地升值的目的并未实现,这也许是曲江退出的原因之一。尽管曲江文投也曾打算在二期规划设置土葬用地的灵境项目,以及类似商业地产的禅修林项目。但这些项目只在纸面之上,并未成型,曲江系就宣布退出法门寺景区的运营。这也从侧面显示了景区自身自相矛盾的地方很多。

3.4 陕西各级政府及其领导在景区开发中的定位问题

陕西省政府在法门寺景区的开发中扮演着领导者的角色。陕西省政府曾经在2006年到2009年多次召开专题会议讨论关于法门寺景区开发的问题,在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和牵头下法门寺景区才得以迅速开发成型。陕西省政府统管一省政务却多次专门召开会议关注法门寺问题,足见当时的领导班子对于法门寺景去建设的关注程度。可以说没有陕西省政府相关领导的大力推动和支持,法门寺景区的开发不会如此快。宝鸡市政府作为地级行政单位,为了景区的开发也在初期投资1亿元支持景区的开发。扶风县政府和法门镇政府在此次开发中扮演的角色主要体现在处理普通民众的问题上。扶风县在景区建设中主要是承担跟普通民众沟通,有扶风的工作人员表示自己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持景区社会环境和谐。法门寺所在的法门镇当年为了大搞建设,出让了很多土地,因此也引发了一些纠纷。但在30多亿的投资建设和后续运营中,法门镇竟然没有得到任何直接受益。法门镇的工作人员就抱怨:“税收收益是直接交由宝鸡市管的,旅游项目开发管委会一手包办,我们镇政府没有什么可做的。”

陕西省政府对于景区的建设是不遗余力的,体现出它在发展文化产业方面的积极性以及执行力。作为景区建设的主导者,陕西省政府在制定决策时有两个方面我们应该思考。首先是在制定景区建设总规划时是如何论证其可行性的。一个重大工程涉及经济金额达数十亿,我们现有的材料并未看到当时景区开发的措施进行过如何的论证。通过景区建设促进文化产业发展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它是否科学是另外一回事。其次是宗教文化遗产在文化产业开发中的特殊性。法门寺作为佛教文化遗产,在开发时应当听取或者充分考虑法门寺僧众的看法和感受。法门寺景区的建设实质上讲僧人这一特殊群体排除在外,因而引发“僧人推倒围墙”的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

2006年至2010年先后担任陕西省的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的袁姓领导任职期间,是法门寺景区开发的“大跃进”时段。2010年大力推动法门寺景区开发的原陕西省省长袁某调任山西省长,山西电视台报道他在进入山西任职以后不久他又视察了另外一处佛教圣地五台山,并对五台山景区的建设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即打造“五个五台山”。据一些亲近袁的人说,这位政府高官是为佛教文化爱好者。我们不能臆测这位领导在法门寺景区开发中是否掺杂了诸多的各种因素,但是不容辩驳的事实是法门寺“大跃进”式的开发是在其任职陕西期间完成的。事实上他调任山西以后,陕西省政府此后没有再开展过关于景区开发的专题会议。在袁担任陕西省政府领导期间担任宝鸡市委书记的姚某先后担任了陕西省副省长、陕西省委常委兼任延安市委书记。值得一提的是曲江文投将曲江模式拓展到延安,这一做法得到了延安市领导班子的支持。官方文件并未披露姚对于曲江模式的看法,但是曲江模式的确在其任职的地区得到了推广方面的支持。事后反思法门寺景区开发的成败,我们在考虑曲江模式的同时是否应该同时考虑政府领导个人意志在其中的因素?政府在履行公共服务职能时,领导者个人有没有带领领导层进行充分的科学论证和决策,这个问题有待商榷。

3.5 曲江系本身存在的问题

政府搭平台以公司化运营的西安“曲江模式”,因其运营的方式而被有些学者称为亦官亦商。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这种不甚清晰的定位使得曲江很容易趋利避害,在有经济利益的情况下它是企业,不利的情况下则是政府。作为西安当地最大的旅游集团,曲江文旅是在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领导下,由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于2004年7月投资设立的大型文化旅游企业集团。曲江新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陕西省文化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段先念,同时还是西安市副市长。文物上有历史信号,如果被过度商业化开发,这些历史信号会逐渐减弱,甚至消失。一些学者认为曲江的文化扩张本质就是商业风暴,风暴过后留下的只是一堆建筑垃圾,会破坏西安文化的多样性、厚重感。一些遗址开发其实就是钢筋混凝土的仿古制品,打破了人们对古建筑的认同感、归属感、敬畏感,文化遗产“被曲江化”可能会伤及历史的根、文化的魂。曲江模式在西安的发展仍有待商榷的情况下依旧到处推广,这本身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亦官亦商的背景就决定了在法门寺景区的开发上,曲江并不是完全在按照市场规律在运行。曲江作为一个企业在陕西省政府建议其牵头开发景区时或许对其可行性进行了某种程度的论证,但是无论论证结果如何其都选择了开发法门寺景区。从曲江的发展道路来看它却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模式,在开发法门寺景区时是否因为其亦官亦商的身份而被动的选择开发法门寺我们也无从得知,但是它这种暴风骤雨般的选择开发以及退出,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企业单位应当有的决策。曲江系从法门寺景区退出,不单单要考量其经济效益方面的因素。我们更应该看到作为一个亦官亦商的主体,曲江的来去匆匆某种程度上是陕西省委,省政府不同施政理念之间的博弈。

4 法门寺景区开发该何去何从?

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对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作出了全面部署,特别是对深化行政体制改革提出了明确要求。报告强调:“行政体制改革是推动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的必然要求。要按照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体制目标,深入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建设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这意味着在法门寺景区开发要加快政企分开、政事分开、政资分开、政府与市场中介组织分开的步伐,解决政府越位、错位、缺位的问题,改变代替市场主体、垄断权力和充当市场资源分配者的角色。

如何处理好政府与企业,政府与民众,企业与民众之间的关系,将影响法门寺景区的发展前途。曲江模式折戟法门寺也给我们提供了借鉴作用,让我们思考在对其他历史文化资源进行开发时,政府、企业、以及公众需要做什么,应该怎么做。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发挥文物资源作用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出系列重要论述,习总书记在联合国教科文总部发表演讲和出访中亚地区时,多次讲到了陕西的历史文化和文物。陕西省各级政府如何在处理文化产业开发时学习好中央的精神,如何因地制宜的制定合适的方案,这是在解决法门寺问题上需要深思熟虑的问题。

5 思考题

    1、分析“曲江模式”作为文化产业开发的新模式,公共管理组织建设内容及创新点是什么?为什么“曲江模式”能在众多的文化产业开发中获得成功?

2、分析法门寺产业文化开发过程中的运行机制,找出“曲投”与政府之间存在何种关系,并加以评价?

3、针对法门寺在文化开发中诸多问题,公共管理存在哪些问题?如何进行公共管理体制变革,以提高公共管理的运作能力?

    4、分析法门寺建设存在的各方利益问题,探索公共管理体制改革的新路径。

5、政府在社会市场经济建设中,如何才能发挥好自己的职能?

 

 

附录

法门寺寺庙区景象

法门寺合十舍利塔区的景象

富丽堂皇的合十舍利塔

法门寺外衰败的街道

陕西省领导视察法门寺景区建设

法门寺外普普通通的基础设施